唐詩中的銅鏡        張春嶺

 唐朝苦吟詩人賈島,有一首《友人婚楊氏催妝》:「不知今夕是何夕,催促陽台近鏡台。誰道芙蓉水中種,青銅鏡裡一枝開。」借青銅鏡裡的影像,巧妙誇獎了朋友新婚妻子的美麗,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銅鏡使用的普遍。  

 古代銅鏡的製造,至唐代達到了巔峰。工藝上,錫和銀的合金比例加大,使鏡面顯得特別亮潔而泛現銀白光澤,影像十分清晰。在裝飾藝術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成就,造型上既端重厚實,又精緻玲瓏,形狀不一,有葵花、菱花、方形、六角、八角、亞形等式樣。裝飾上自由活潑,大方美觀,趨於世俗,紋飾和銘文寓意吉祥富貴和嚮往仙山瓊閣的審美觀念,舉凡珍禽異獸、花卉葡萄,以至於神話傳說、歷史故事,無所不有,反映了唐代社會的繁榮昌盛蒸蒸日上的景象。唐詩中,通過銅鏡抒發情懷或直接歌詠銅鏡的詩篇很多,多角度地展現了唐朝銅鏡的面貌。

 盤龍紋鏡在唐代十分流行,許多唐詩中都有誦頌,孟浩然《同張明府清鏡歎》:「妾有盤龍鏡,清光長晝發。」盛唐時期盤龍鏡被作為貢品獻給皇帝,龍護老人《鑄鏡歌》:「盤龍盤龍,隱於鏡中。分野有象,變化無窮。興雲吐霧,行雨生風。上清仙子,來獻聖聰。」就是明證。在中國古代,龍是帝王的象徵,所以盤龍紋鏡又稱「天子鏡」,白居易的《新樂府.百煉鏡》中有:「背有九五飛天龍,人人呼為天子鏡。」李白《代美人愁鏡二首》中,「既有盤龍鏡,又有金鵲鏡。」李賀也有《美人梳頭歌》:「雙鸞開鏡秋水光,解鬟臨鏡立象床。」戴淑倫的《宮詞》:「春風鸞鏡愁中影,明月羊車夢裡聲。」這些詩,也是對當時非常流行的對鳥鏡的讚美之詞。透過詩詞,我們可以感受到極富青春活力的鸞翔鳳舞,百花爭艷的圖案,也正是太平盛世的描述。薛濤的「有時鎖得嫦娥鏡,鏤出瑤台五色霞」,大概是有嫦娥奔月圖案的神話故事鏡了。

 特種工藝鏡,有金銀平脫鏡、螺鈿鏡、貼金銀背鏡等,由於使用的原材料和製作工藝特殊,成為中國古代銅鏡藝術中的珍品。王建《老婦歎鏡》:「嫁時明鏡老猶在,黃金鏤畫雙鳳背」。詩中的銅鏡是貼金鏡,反映了鏡主人對鏡的珍愛。

 唐詩中,以鏡作為愛情信物、賞贈禮品、占卜工具的描寫也有很多。羅虯《比紅兒詩》:「鳳折鶯離恨轉深,此身難負百年心。紅兒若向隋朝見,破鏡無因更重尋。」詠的是破鏡重圓故事,杜牧《破鏡》中:「佳人失手鏡初分,何日團圓再會君」,喻夫妻分離,團圓無望。唐玄宗鑄「千秋鏡」,在九月初五生日時賞賜群臣,也有詩為證:「鑄得千秋鏡,光生百煉金。分將賜群後,遇象見清心。」貫休《古意代友人投所知》:「客從遠方來,遺我古銅鏡」則是朋友間的贈送。

 以銅鏡占卜從唐代開始流行,俗稱「鏡聽」或「鏡卜」。唐王建《鏡聽詞》曰:「重重摩擦嫁時鏡,夫婿遠行憑鏡聽。」李廓《鏡聽詞(古之鏡聽,猶今之瓢卦也)》:「昔時長著照容色,今夜潛將聽消息」,通過鏡聽,「願照得見行人千里形」,比起施肩吾《收妝詞》「燈前再覽青銅鏡,枉插金釵十二行」中的空閨幽怨,更深長許多。